追蹤
普天盜墓筆記
關於部落格
橫掃華文世界,盜墓文學巔峰代表作
  • 79310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泰國異聞錄》:神秘妖艷的泰國獵奇之旅(共2集)

【神秘妖艷的異域獵奇之旅,絕對讓人窒息的驚悚冒險】
正在泰國發生的靈異故事,即將震撼你的視聽
暢銷書作家天下霸唱、蜘蛛、閆志洋連袂推薦!


.這一系列小說,寫的雖然是鬼神之事,卻不只是單純地追求靈異驚悚的效果,他為故事注入了歷史的厚重感和文化底蘊,真正賦予了它們靈魂。
——暢銷作家 天下霸唱

.非常精彩的一個系列小說。小說大部分取材於泰國流傳甚廣的靈異故事,譬如至今依然讓人談之色變的「鬼妻」娜娜的傳說。除此之外,小說內容還有的源自幾大轟動泰國的驚天奇案,原始森林的探秘之旅則為小說增添了更多的看點,整個小說加入了大量超自然元素,具有濃郁的地域文化特色和濃厚的神秘氣息。隨著一樁樁異域詭異故事的展開,這個東方古國的神秘面紗也將漸漸為讀者揭開。
——暢銷書作家 蜘蛛

.乾淨俐落的文風,跌宕起伏的情節,淒美幽怨的故事,真正稱得上是異國版的《聊齋志異》。
——暢銷書作家 閆志洋

.這一系列小說,以各國的民間傳說為基礎,為讀者再現了不一樣的異域風情。寫的雖是鬼神靈異之事,卻直指人心,寓意深遠。它對我來說不僅僅只是一個作品,更是一個夢想。
——作者 羊行屮

【內容簡介】
泰國,古稱「暹羅」,是一個充滿著神秘色彩的古老國度,濃郁的佛教文化和奇異的風俗以及神秘人妖、佛牌、降頭術,吸引著一批又一批的遊客踏上著異域之旅。但是,你知道正在泰國發生的奇聞異事有多麼驚悚恐怖嗎?
南瓜和月餅二人為了完成學業,遠赴遙遠的泰國留學。在這個神奇的國度裡,他們還沒來得及享受美好的留學生活,便捲入了一樁樁匪夷所思的事件中:飛機上覆蓋著美麗皮囊的人皮蠱女、留學生宿舍裡若隱若現的蛇靈、旅途裡中人跡罕至的原始森林、古老村寨中的雙頭蛇神……
序章人皮風箏的故事,可謂貫穿全文的主線,整個泰國的獵奇之旅全圍繞這個故事展開,通過養屍河、人俑、紅瞳狼蠱、雙頭蛇神、萬毒森林、草鬼、蝙蝠幽洞、人骨皮帶等故事一步一步的展開,慢慢地神秘的面紗終於揭開。
南瓜和月餅為了探尋事件的真相,足跡踏遍泰國全境,更加深入地瞭解了泰國亙古流傳的一個個淒美傳說。譬如至今依然讓人談之色變的「鬼妻」娜娜、轟動一時的「旅遊大巴空車案」……隨著一樁樁詭異故事的展開,他們將面臨怎樣的險境,這個古老的東方國家,是否能向世人揭下最神秘的面紗?





泰國異聞錄精彩試閱

前言

 

我曾經作為交換學生,在泰國讀了一年的書。這一年裡,我經歷無數恐怖詭異的事情,徹底推翻曾經堅定信奉的無神論。

泰國為什麼信奉佛教?泰國與蛇有何密不可分的關聯?降頭術到底是什麼?古曼童真的是用死去嬰兒煉製的嗎?許多寺廟裡的瓶瓶罐罐裡,到底是供奉的香油,還是屍油?

我的經歷,或許能找到答案!

夜深人靜時,可怕記憶如同邪靈鑽入大腦,刺痛神經。我無法入眠,只能守在電腦螢幕,對著鍵盤敲出一個又一個的字。

我寫下的一切,也許是幻覺,也許是現實。我無法下定義,因為不知道那究竟是巧合,還是命運的安排!

又或者,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暗中操縱我的人生。

這只是我詭異一生的開始!

這只是——

開始!


 引子  人皮風箏


搭上飛往泰國的飛機,有懼高症的我清晰感受到,機艙地板把我的腳向上頂與重心不停向下墜的落差感,不禁有些暈眩。

伴隨引擎的轟然聲響,這架巨大的銀鳥載著乘客穿越雲層,平穩地飛向泰國。隔著舷窗,曾經遙不可及的雲朵就在身下,我看著美不可言的畫面,想的卻是自己正在距離地面幾萬公尺的高空,一旦飛機失事,整個人絕對會摔得四分五裂。念及至此,不由得打了個冷顫,連忙收回思緒。

本來還有一個朋友要跟我一起去泰國唸書,說好了在機場見面,但是他沒有出現,電話也打不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眼看時間到了,只好自行先登機,心中難免有些失落……

我閉目養神,構思此次到泰國當交換生為期一年的日子。這個神秘又帶有濃厚佛教色彩的國家、時尚和落後、財富和貧窮、毒品與人妖,相對立的事物奇妙地交織在同一個國度,我不由得神往,甚至興奮得手心都微微冒汗。

「第一次去泰國?」坐在我身邊的漂亮女孩用不太流利的漢語問道。

一上飛機,我就注意到這個漂亮,且渾身透著高貴氣質的女孩。古銅色的健康膚色,棕色的長髮如瀑布般垂在高聳的胸前。一雙晶亮的大眼睛鑲嵌在俊俏的瓜子臉上,秀挺的鼻子下方是一張紅潤的櫻桃小嘴,笑起來左臉頰還有一枚小小的梨渦,與白瓷般的牙齒相映成輝。

當她走過來坐在我身邊時,我的心臟不爭氣地狠命跳動幾下。只是我偷偷瞥見她的眼睛時,覺得哪裡不太對勁,但又說不上來到底哪裡不對勁。

女孩主動搭訕,我不好意思裝作沒聽見。再說,我本來也想找機會套近乎,便忙不迭地點著頭。

女孩以熱情的笑回應,「去泰國哪裡?」

這一刻,我雙頰滾燙,心想這個女孩的氣場真強,嘴裡結結巴巴地回道:「清邁。」

「哦?」女孩眉毛揚了揚,興奮地說:「我跟你正好同路!也要去清邁!」

這個巧合讓我浮想聯翩,正搜腸刮肚,準備組織幾個比較合適的句子,女孩突然又說:「清邁有許多傳說!你知道嗎?」

我被通知前往泰國當交換學生後,立刻惡補許多相關知識(說來慚愧,基本上是用百度搜尋靈異故事和鬼片),對這個國度的傳說有了一些瞭解。不過女孩這麼問,我沒有隨隨便便就回答,萬一說錯豈不是很沒面子。

女孩看上去談興甚濃,又道:「清邁最著名的傳說,就是人皮風箏。想聽嗎?」

人皮風箏?

光聽這四個字,膽子不大的我就脊梁一陣寒,可當著女孩面,又不能露怯,於是硬著頭皮點了點頭。

以下是女孩的敘述——

 

清邁是一座歷史悠久的文化古城,最早稱為『蘭納』。早在十三世紀,孟萊王定都於此,此後長期成為蘭納泰王國的都城。

據說,孟萊王生性殘暴,用盡一切能夠想到的手段虐殺戰俘和犯人。比如:在腦門鑿個洞,再往裡面灌入滾燙的熱油;挖下眼珠,在血淋淋的眼眶裡養上一堆蛆;用燒得通紅的鐵絲插入耳朵,又從另外一側耳朵穿出……

聽女孩的描述,我不斷腦補畫面,倒不覺得特別恐怖,只感到無比噁心,實在很難想像這麼漂亮的女孩竟能若無其事地把這些講出來。

終於有一天,孟萊王試過所有的酷刑,再沒有新鮮花樣,整天悶悶不樂。

暴君身邊自然少不了讒臣和小人。見到孟萊王因為找不到新的虐殺方法而鬱鬱寡歡,這些人意識到升官發財的機會來了,成天絞盡腦汁思索各種變態的殺人方法。

後來,有一個叫卡迪的讒臣想出點子:他做了許多竹籤,其中十支有特殊記號,混雜後放入籤筒。家家戶戶都要抽籤,抽中的人家要獻上一個年輕子女,綁在皇宮前曬上三天三夜。之後,用烈火烘烤。等體內的水分和油脂烤乾,皮膚鬆弛,再拽起額前滿是褶皺的皮,不停灌入松油把人皮與身體撐開。末了,由後腦沿著脊椎一刀劃下,即可完整剝下整張人皮。

人皮經過脫水、烘烤、碾平,變得薄薄一張,且呈現半透明。將人皮製做成風箏,由抽中籤的十家放飛,誰家的風箏飛得最低,那一家就會受到虐殺。

此外,整個剝皮、加工,到最終製成風箏的過程,都必須由該子女的父親親手完成。

孟萊王聞知這個主意,大呼過癮,重賞那名讒臣,立刻下了這道命令!

命令頒布後,全清邁人民怨聲哀道,紛紛逃亡。被追兵追上的,拴在馬匹後方活生生拖回清邁遊街示眾,直到血肉模糊,翻綻的皮肉都裹著塵土,氣絕而亡為止。

各地出現暴動,但都被孟萊王的強大兵力鎮壓下去,起義者的死法更是慘不忍睹。

人民終究被迫接受殘酷的命令,只能在心裡暗暗向佛祖祈禱,不要抽中那十支做上記號的竹籤就好。

抽籤那天,自是「萬家歡樂十家愁」。沒有抽中的,歡天喜地地回家了;而抽中的那九家,有的放聲大哭,有的則傻了,有的則瘋了似的大笑……

說巧不巧,當桶裡剩下最後兩支竹籤時,第十支做上記號竹籤還沒出現。在場的人看到還沒抽籤的兩個人,不由得一陣唏噓。

這一男一女都是孤兒。男的叫拓凱,被稱為全清邁最英俊的男子;女的叫秀珠,是全清邁最美麗的女子。兩人自幼青梅竹馬,再過幾天,就是他們成親的日子。

許多人不禁都為這對情侶潸然落淚,可誰都沒有注意到,在不遠處高台上監督的卡迪,臉上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拓凱和秀珠知道兩人中必有一死,還會被製成恐怖的人皮風箏,相擁而泣。拓凱哭得甚至比秀珠淒慘,倒是秀珠堅強一些,抹了把眼淚,對著拓凱說了句「來生相見」,便要去抽決定生死的那根籤。

拓凱猛地拽住秀珠,搶在秀珠前頭抽了籤,跑上高台交到卡迪手裡。

卡迪拿著手裡的竹籤看了一會兒,宣佈拓凱沒有抽中,最後一個要被製成人皮風箏的,是秀珠!

 

「知道故事後來的發展嗎?」

女孩說到這裡,那雙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帶著燦爛笑容問了一句。我被女孩盯得沒來由打了個冷顫,通體發寒,汗毛一根根都豎了起來,心裡有種難以言喻的不舒服。

在機上聽到如此虐心的故事,想當然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情,偏偏這個傳說又讓我聽得入迷。此時,又聽女孩這麼問,我認真地想了想,說:「他們殉情了?」

「沒有。」女孩的聲音空洞而悲傷,「拓凱娶了卡迪的女兒。」

「什麼?」我設想無數個結局,萬萬沒想到真正的結局竟會是這樣。

「沒想到吧?」女孩輕輕嘆道:「卡迪的女兒是一個怪胎!」

 

卡迪的妻子是他的表妹,兩人生下的女兒,聽說在出生的當下就把接生婆嚇瘋。誰也沒有見過那女孩,據後來僕人的說法,那女孩生下來就有一隻眼睛被額頭上多長出來的一塊紅紫色的肉坨遮擋住,下巴尖得異常,只有半邊腦袋,後腦像被刀削似的齊平,左手臂與軀幹有一層薄膜緊緊相黏。她沒有雙腿,像鯨豚的下肢,全身長滿細碎的鱗片,活脫脫像一條變種的蛇。

第一眼見到女兒,卡迪勃然大怒,當場就想殺掉這個怪胎。可畢竟是自己肚子掉下來的一塊肉,卡迪的妻子苦苦哀求,說既然佛祖讓她降生,自有祂的道理。於是,那女孩像狗一樣被關在屋子裡,除了送飯給她的母親,不得見任何人,只能隔著窗戶看蘭納城明媚的天空。

母愛固然偉大,但偶爾也會在不經意間,對女孩流露出厭惡的表情,深深地刺傷了她。

相對於外貌,女孩擁有黃鶯般的歌喉,異常聰明的頭腦。然而,常年被鄙視和嘲笑,以及被禁錮在幽閉環境,使得她的心腸變得比蛇蠍還惡毒。

在那間幽暗潮濕,長滿綠苔的屋子裡,經常出現蛇、蜘蛛、蜈蚣、蟾蜍這類的毒物。有時肚子餓了,她會像蛇一樣爬來爬去,捕抓這些毒物果腹。有次,為了抓一隻老鼠,意外在牆洞發現一本殘舊的書。書頁上沒有字,全是稀奇古怪的圖畫,聰慧的她居然通過圖畫弄懂其中的意涵。

那是一本蠱書!

有一天,她隔著窗戶,看到英俊的拓凱和美麗的秀珠送來玫瑰,霎時為拓凱深深著迷。不知有多渴望取代秀珠,站在拓凱的身邊,挽著他壯實的臂膀。

她瘋狂嫉妒秀珠,又間接得知孟萊王沒了新的虐殺方法,因而鬱鬱寡歡,腦海立刻浮現一種蠱術,找機會向父親提個主意,便有「人皮風箏」的誕生。

其實,卡迪動了手腳,籤筒中的最後兩支籤都做上記號。拓凱抽中了特殊籤,衝上高台的那一刻,愛情終於被恐懼和求生欲望擊潰。當卡迪悄聲地說,拓凱可以活下來,只是得犧牲秀珠,娶他女兒。

拓凱答應了……

人皮風箏殘忍的製作過程,只是蠱術的其中一個步驟。被殺的九戶人家子女和風箏飛得最低的那一家人,根本只是一個騙局的犧牲品。

放飛人皮風箏,吸取太陽的陽氣,即可完成這個蠱術最後的程序——換皮!

秀珠的皮是拓凱親手剝下來的。

拓凱悲傷不已,垂死的秀珠勉強睜著一雙美麗的眼睛,說出「來生再見」時,拓凱含淚答應了。那天,所有親手剝去子女肌膚的父親們都瘋掉了,唯獨拓凱冷靜得有些殘酷。

放飛風箏結束,其中一只人皮風箏被送進府邸。

換皮的過程無人得知,但當拓凱看見卡迪的女兒時,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聽說未婚妻是個怪胎,心中充滿恐懼,可是見到和秀珠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面前,又聞到奇異的香味,不由得心神蕩漾,完全被迷住了。

拓凱不知道的是,卡迪的女兒用了屍油製作的迷情香水,可以讓心儀的男子完全陶醉,哪怕面前是一隻母豬,也會瘋狂愛上對方。而那些屍油,就是藉由烈火烘烤十個人,一點一滴慢慢提煉出來的。

女孩說到這裡,向空姐要了一杯水潤喉。我則聽得心中萬般滋味,不知道說什麼好。

成親那天,前往卡迪家祝賀的人絡繹不絕。當他們看到新娘長得與秀珠一模一樣,也都萬分驚訝,但他們的注意力很快就被香味四溢的晚宴菜色吸引。拓凱也癡迷地望著新婚妻子發呆。

誰也沒有注意到,新娘即便笑容如花,眼神卻透著深深的悲傷和淒厲的怨氣。

宴席上,惟獨一位德高望重的僧侶,雙手合十,靜默不語。

泰國是佛教之國,對僧侶非常尊重。眼下擺在這位僧侶面前的珍饈佳餚多不勝數,他卻完全沒有動過筷子。

宴席進行到一半,新娘和新郎來到僧侶這桌表達謝意。僧侶看著新娘,把那一杯素酒倒在地上,仰天長笑而去,只留下一句話,「劫是劫,報是報,人皮裹蛇心,患難無真情!」

此時此刻,賓客皆如饕鬄般圍著佳餚,大張著腮幫子,吃得滿嘴油光,根本沒有人在意僧侶說什麼。

徒弟緊跟著師父出門,走了很遠才開口詢問原因。

這時候,僧侶長嘆一聲,「你總是貪口腹之欲,殊不知已經中了邪蠱!還好你跟隨我多年,不像那些凡夫俗子,只為六欲而活。」說罷,從懷中掏出一節竹筒,拔開塞子,裡面馬上探出一條翠綠色的小蛇。

下一秒,僧侶捏住徒弟的嘴,把那條小蛇塞進去。那速度之快,徒弟還來不及反應,小蛇已經順著喉嚨鑽進胃。

不多時,徒弟滿臉痛苦,在地上翻滾抽搐,最後忍不住哇地吐出來。地上的嘔吐物竟不是剛才吃下的美味佳餚,而是一隻隻沾滿黏液的癩蛤蟆、蜘蛛、蜈蚣……

「人皮換體,屍油製香水,再用蠱蟲製飯,迷惑眾人的心神,如此凶煞的草鬼術已經多年沒有出現,不曉得她是怎麼掌握的?但是,她又不懂祛除人皮和屍油裡的怨魂,不出一刻鐘,必然會被厲鬼反噬。」僧侶眼神悲切地看著遠處的卡迪府邸。

徒弟露出驚愕的表情,擦了擦嘴,剛想開口詢問,瞥見地上的毒物又忍不住再次嘔吐。

僧侶掐著手指算,「太遲了,厲鬼現身,凶煞之氣再也攔不住了!」

話音剛落,徒弟看到張燈結綵的府邸上空,數個白色陰魂騰飛而起。它們糾纏在一起,竟然彙聚成一隻厲鬼,依稀是秀珠的模樣。

厲鬼陰森森地望著院落,雙手向上舉起,淒厲的女人慘叫聲響徹雲霄。接著,一張血淋淋的人皮從院落飛起,像一只風箏飄在空中。它發出陰森的怪笑,空洞的眼睛冷冷注視著卡迪府邸,院落傳來此起彼伏的驚呼和慘叫。

僧侶已經盤腿入定,嘴裡不停唸著咒語。徒弟遠遠望去,那張滴著鮮血的人皮宛如有生命,不停在起降半空,每次落下,都會傳來更淒厲的慘叫和更多的驚呼聲。

那張人皮每覆蓋上一個人,就緊緊裹住。隨著嘶啦一聲響,人皮脫離,被覆蓋的人登時被活剝了人皮,剩下紅色的肌肉紋理,青色的血管猶若蚯蚓般附在軀體上。掙扎著跑沒幾步,便搖搖晃晃地倒臥在地上,痛苦地抽搐,留下一道道怵目驚心的血痕。

這下更多人像瘋了似的湧向大門。奇怪的是,明明眼前就沒看到東西,敞開的門卻像被東西擋住,所有人怎樣都出不去。徒弟定睛一看,這才發現幾個陰魂幽幽地佇立在門前,阻擋驚恐逃竄的人們。

不多時,卡迪府邸成了充斥血腥氣息的修羅地獄,絕大多數人都成了剝皮血體,倒臥在混著泥土的血漿裡,顫顫巍巍地抽動著。

只有一個人,傻子般坐在血泊中,癡呆地看著無比恐怖的一切。

他是拓凱。

過了一會兒,那張人皮輕輕飄到他的面前,落到他的手中嚶嚶哭泣。同一時間,飄浮在上空的厲鬼也發出聲幽幽嘆息。

「秀珠,我錯了。」拓凱捧著人皮喃喃低語。

突然間,空中的厲鬼消失,那張人皮從拓凱手裡飄起,落在地上,登時變成赤裸全身的秀珠。烏黑的長髮覆蓋秀挺的雙峰,渾圓的臀部連結修長的雙腿,依舊跟生前一樣奪人目光。

「現在知道錯有用嗎?」秀珠輕嘆著,托起拓凱的下巴,在他的雙唇落下一吻,「你還愛我嗎?」

拓凱渾身一震,癡迷地盯著秀珠的身體,「愛!」

「哈!」秀珠的聲音忽然變得尖厲,「愛?你有資格說愛嗎?既然愛,就變成我吧!」

最後一個字落下,秀珠的前額開裂,重新變回一張薄薄的人皮,嗖地覆蓋在拓凱身上!

徒弟目瞪口呆地看著發生的一切,僧侶則是口中不停唸咒。

此時,拓凱的外貌已經完全變成秀珠,神色茫然地踩著屍體,從滿是血泊的院落走出。路過僧侶身邊時,雙手合十地說:「謝謝大師!」

僧侶忽地圓睜雙目,厲聲喝道:「這是劫數,我無力阻止!望以後好自為之!」

待變成秀珠的拓凱消失在夜色中,僧侶起身向院內走去,對徒弟說:「隨我去清除孽障吧。」

一個時辰後,曾經奢華喧鬧的卡迪府邸化作一片大火,映紅半邊夜空,師徒倆並肩走向黑夜。

「師父,我剛剛看見好像有條蛇的屍體。」

「嗯。」

「師父,這到底是什麼邪術?居然這麼厲害!」

「不可知的東西不知為好,何須糾結。」

「哦。」徒弟沒有再發問,假裝收拾衣服,落後了僧侶幾步遠。接下來,把一本殘破且沾染血跡的書塞進綁腿裡。

 

傳說在這裡告一段落,女孩久久都沒有再出聲。我意猶未盡,想到傳說故事中的情節,既毛骨悚然,又無比真實,忍不住問道:「故事到這裡就結束了嗎?變成秀珠的拓凱呢?像蛇的屍體是怎麼回事?徒弟往綁腿裡塞的書,是不是饞官女兒從牆洞裡翻出的書?」

女孩看著舷窗外的白雲,聲音變得沙啞,「拓凱變成秀珠後,遊走世界各地,誰也不曉得他是一具被人皮包裹的屍體,也沒有人知道他到底在尋找什麼。」

說完這句,女孩伸了個懶腰,我好像聽到輕微的布帛撕裂聲。她順了順頭髮,起身往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暫時沒了聊天的對象,我閉上眼睛,回憶傳說故事的每個情節,不知不覺間,居然睡著了……

 

飛機輕輕一晃,我猛然驚醒,空姐正用溫柔甜美的聲音廣播,「各位乘客,飛機即將降落泰國曼谷國際機場,請各位繫好安全帶。飛機下落時,或許會讓您造成短暫不適,請保持輕鬆,深呼吸……」

我連忙繫上安全帶,這才發現身邊依然空空如也。記得我睡著之前,那女孩去了洗手間,怎麼過這麼久還沒有回來?

我連忙按下服務鈴,空姐很快地走過來,對我半彎著腰,說:「先生,飛機即將降落,請問還有什麼需要嗎?」

我輕聲問道:「請問剛才坐我旁邊的那個女孩去哪裡了?」

空姐疑惑地看著我,「先生,您的身邊一直沒有其他乘客。」

我心裡一驚,「什麼?怎麼可能!」

鄰近的其他乘客聽到我和空姐的對話,都見鬼似的偷瞄著我。從他們投遞過來的眼神,我讀出「你身邊確實沒有人」的訊息。

我方才看到的那女孩是誰,告訴我那個傳說是什麼意思?我到底是真的見鬼,還是幻覺?

紛亂的思緒和莫明的恐懼不停衝擊我的神經,使得腦袋隱隱作痛。看見我單手揉著太陽穴,空姐關切地問:「先生,您還好嗎?是不是不舒服?」

我連忙擺擺手,尷尬地笑道:「不好意思,剛才睡著做了一場夢,現在還有些迷糊。」

「先生,機上經常有乘客會出現精神錯覺,大部分都是懼高症和幽閉環境恐懼症患者。您只轉移注意力,放鬆精神,等一下就會比較舒緩。」

空姐的話讓我的心踏實不少。

由於飛機就快降落,空姐也必須盡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並繫上安全帶。她站起身,最後又說了一句,「其實您身邊這個座位本來是一位先生,不知道為了什麼沒有登機。我記得他好像叫拓凱,聽名字應該是泰國人。」

拓凱!

一陣徹骨的涼意從心底慢慢散發,冰凍了我的血液和身體。我扭動著脖子,發出咯咯聲響,望向身邊空無一人的座位,似乎看見一隻鬼坐在那裡,撥弄著手中的枯黃色人皮。

我越想越害怕,連忙把視線移向窗外。

天氣晴朗,曼谷的高樓大廈如若多米諾骨牌般排列,一推就會歪倒一整排。景色讓我的精神放鬆了許多,相信自己剛才是因為懼高症產生錯覺,那只是一場夢。

一場太真實的夢。

這時候,舷窗外有東西一閃而過,又被一陣風吹了回來。我仔細看去——

空中,飄著一只枯黃的人皮風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