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天盜墓筆記
關於部落格
橫掃華文世界,盜墓文學巔峰代表作
  • 792418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禁忌師》:活人有活人的禁忌,死人有死人的禁忌(共7集)


活人有活人的禁忌,死人有死人的禁忌

觸犯禁忌,只有兩種下場:死,或者生不如死




禁忌師



之6絕命大獵殺(上)
 
 
作 者:吳半仙
繪 者:雷思利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11月24日
定 價:230




之5魯班陰陽書
 
 
作 者:吳半仙
繪 者:雷思利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9月22日
特 價:230

 


之4陽壽換陰命
 

 
 
作 者:吳半仙
繪 者:雷思利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8月25日
特 價:230


 



之3跳神無極限
 

 
作 者:吳半仙
繪 者:雷思利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8月4日
特 價:230

 






之2校園猛鬼屋
  

 

 

作 者:吳半仙
繪 者:雷思利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7月21日
特 價:230

 

 



之1出師在窘途
 

 
作 者:吳半仙
繪 者:雷思利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7月7日
特 價:230

 


內容簡介


活人有活人的禁忌,死人有死人的禁忌
觸犯禁忌,只有兩種下場:死,或者生不如死
韓家禁忌師傳人,皆命不過四十。碩果僅存的這個更慘,再找不到遺失的秘法、破除家族詛咒,三十歲就得翹辮子啦!
韓青天意外落入煉骨人的手中,經爺爺英雄式出場拯救,才曉得自己系出古老禁忌師家族。
夜魔、六陰天煞、紙咒師、烏鴉女、貓奴……不曾想過在生命中出現的都出現,就連上古神獸獬豸也拐了去!
搞什麼鬼,還有個像蒼蠅似的厭勝師老是橫插一腳。
莫怕,終極BOSS就讓青天大老爺來消滅!


【編輯室推薦】

《禁 忌師》以描寫民間禁忌為核心,作者吳半仙以世上最後一個禁忌師的視角,全面揭示眾多不為人知的古老神秘職業。作者經由奇思妙想,與傳統民俗相結合,故事中 將出現煉骨人、魯班法、烏鴉女、貓奴、蠱師、拾魂匠、降頭師、陰陽師、走陰差、馬家弟子、薩滿、厭勝師、巫師、星相師……等神秘的禁忌者職業,故事笑料百 出,不乏驚悚情結,保證精采可期。
結案報告:「這是一本讓你吃飯、睡覺、拉屎都捨不得放下的書。」


作者簡介

.作者:吳半仙,男,黑龍江哈爾濱人,1981年生人,酷愛文學,文筆風趣幽默,深受讀者喜愛,著有《兼差陰陽官》《特派陰陽官》《禁忌師》……等書。

.繪者:雷思利,專職插畫家,平日是個愛看書跟電影美劇的宅XD,近期努力進步方向是厚塗派,偏好描繪肉體,不論男女都愛w



繼《兼差陰陽官》、《特派陰陽官》之後,
暢銷作家吳半仙又一驚悚搞笑經典力作!


醫師、律師、教師……等炙手可熱的職業都太普通,《禁忌師》全面揭示眾多不為人知的古老神秘職業:薩滿傳人、天師傳人、魯班傳人、厭勝師、拾魂匠、神捕門、走陰差……這才叫人眼睛一亮!
最後一名禁忌師,跟地球上最後一隻白犀牛一樣珍貴!
可韓青天捲入玄靈兩界的大獵殺……
家族秘密逐漸清晰,然而歷經萬難,終於找尋到遺失的秘法,消滅終極BOSS,並即將破解禁忌師家族詛咒的時候,一個更大的秘密卻浮出水面。
原來,這世間最大的禁忌,是韓家……

關於禁忌,你,知道太多了!
驚悚刺激又貼切好笑,不但娛樂度百分百,還……超標!


一步、兩步、三步、四步,望著天……這不是周天王那首《星晴》的歌詞,是禁忌師韓青天的真實寫照。人追鬼,只能走一百步,若超出一步,就會踏入地獄之門,走上黃泉路。
摳門的人太會算計,出門不帶鈔票,帶冥幣就算,還攔幽冥計程車。倘若你知道邵培一是天師傳人,都不得不對他伸出大拇指。
這些不算什麼,他們還跟狐狸精混跡一塊,就連誘拐神獸這種事都幹得出來!

暢銷作家吳半仙又一經典力作《禁忌師》,精湛的文筆,排除驚悚……哦,差點忘了,這是不可或缺的終極元素。故事性完整,用字遣辭詼諧逗趣,保證讓你笑到含淚噴飯,睡覺、拉屎都捨不得放下這本書。

★故事太好看了,連封面繪師也瘋狂!

出乎意料的恐怖而且精采,對於民間禁忌的描寫看得我發毛!本來只想看第一集,看完之後忍不住又一直讀下去,停不下來,結果作畫進度就……(振筆疾畫趕進度中)
──封面繪者 雷思利






精采試閱

第八章   茶館奇事

 

高中的生活,其實跟初中沒什麼區別,唯一不同的,就是生活環境。

這裡遠離山溝,有高樓、公園、網咖,還有 KTV,都是我過去沒接觸過的,就像花花世界一樣。一時間,我眼花繚亂。

但是,時間久了,新鮮感一過,我不禁懷念在鄉下那種隨心的快樂,懷念爺爺溫暖的大手和他總講不完的故事。

日子過得很平淡,好在還有一幅畫卷和三個大字。

每天我會在閒暇時打開畫卷,進去暢遊一番。初時還是有些不適應,但慢慢就融入畫卷中的世界,山川河流、青樹綠草,一切宛如在眼前。每當從畫中出來後,還會感到神清氣爽,心中一片澄明的寧靜。

而那三個大字筆劃繁複,我原先認為只是看起來難寫,但照著臨摹,總應該沒問題。可真正動手寫了才曉得,何止看起來難寫,根本連半個字都寫不出來。不,確切地說,每每集中精神下筆兩、三劃,我就一陣頭暈,甚至氣血翻湧,連筆都握不住。於是趕忙依照爺爺信中囑咐,進入畫卷中的境界,讓自己徜徉青山綠水間片刻,便能恢復正常。

慢慢地,我也發現一些規律,那就是每次心神脫離畫卷,立刻寫字,會更加容易集中精神,多寫幾個筆劃。

我仔細算過,光是第一個字就有十幾筆劃,照這麼下去,不知何時才能把這個字練好?難怪爺爺要我用三年的時間熟練三個字,現在看來,別說熟練,就是完整寫出來,也要耗費一段時間。

隨著筆劃越寫越多,不知怎麼搞的,筆下的字彷彿有神奇的力量。每當我看著那一個個半成型的小字,情不自禁地湧出一股興奮,迫不及待想要把字寫得完整。

於是,我發瘋似的利用所有課餘時間,專心地練習第一個字。但這麼做的後果,就是我的成績直線下降。同學起先以為我在練習書法,但幾次偷偷瞥見全都是奇奇怪怪的筆劃,便開始議論紛紛,幾個比較要好的同學也漸漸疏遠。

這些並不重要,對我來說,如何快點寫出這個字才是最重要的。我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沒有人知道我的苦衷。我很清楚,生為韓家人,從出生的那一刻,就註定要面對韓家的詛咒。馬先生臨死前的話,始終刻印在我的腦海,不曾忘記過半晌。

我不明白爺爺為什麼不肯告訴我真相,但已經認知到自己的人生雖然剛剛開始,生命卻在倒數計時。我必須抓緊時間,為了我,更為了韓家。

就這樣,半年之後,我終於能一口氣寫出第一個字。那瞬間,我激動萬分,高舉著紙,看著上面寫了千萬次才成功的字。忽然,認出了這個字。

這是一個「鎮」字。

但是很奇怪,寫法和簡體的鎮字差了十萬八千里。爺爺所寫的字,我已經看了整整半年,卻直到自己親筆寫出來,才在冥冥中感應這個字所蘊含的力量。

難道「鎮」字就是韓家禁法修行的要訣?

又或者說,這就是禁法第一層,破妖鬼的法訣?

我想,爺爺雖然沒有明說,但應該就是如此吧……

時間過得很快,一個長假到了,我卻沒有回家探望爺爺。爺爺說過,高中三年不許我回家,什麼時候把那三個字練好,才可以回家見他。

其實這只是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我得趁著這個長假賺取一點生活費。

費了些周折後,我打聽到一家茶館誠徵茶水服務員。

這家茶館的經常在徵人,據說是因為老闆太苛刻,導致人員流動率高。另一個原因就是,那家茶館的生意很差,以前還稍好些,但最近幾個月,簡直可以用門可羅雀形容,冷冷清清。

大家都說,去了那裡,恐怕連工資都拿不到。

可就我而言,那家茶館是個好地方,既然生意很差,平時客人少,也就代表我有更多的時間練字和看畫。至於老闆待人苛刻,也無所謂,反正我只打算幹一個月,無論如何,都應該能忍下來。

就這樣,在我主動應徵下,順利進入那家茶館,當起服務員。工資本來是一千塊一個月,供吃住,我卻表示只要八百塊就可以。我想,這樣的話,茶館老闆再苛刻,也不好意思不給我工錢。

茶館老闆是個五十多歲的小老頭,尖嘴猴腮,總陰沉著臉,的確不怎麼討喜。對於我的到來,他沒表現出什麼,只讓我手腳勤快些,少說話,多做事。

正合我的心意,勤勤懇懇地做事,到哪裡都不會有錯。

打工生涯正式開始。我每天早早起床,把茶館的環境衛生弄得乾乾淨淨,拖地板、擦桌子、開門窗、備好熱水,裡裡外外收拾妥當,便坐下等顧客上門。

通常這時候,老闆會坐在櫃檯裡,喝著茶水,把玩著一件玉器,悠閒又自在。

我則準備一本小本子,閒著沒事就趴在桌上練習「鎮」字。老闆看了覺得奇怪,但也以為我在學習,倒也沒多說什麼。

日子一天天過去,居然都沒有人發現我在那本子上反覆寫著一個字。

實際上,光寫這一個字也很耗費精神,一口氣寫上三、四遍,我就會頭暈眼花。幸好那卷古畫簡直跟能量場沒兩樣,每當我感到疲累,打開畫卷,心神徜徉其中即可補充能量。

茶館老闆雖然相貌刻薄,倒不多話。沒事的時候,除了喝茶,就是把玩他的那件玉器,同時念經似的喃喃自語。他好像非常寶貝那件玉器,打烊離店的時候,就會放入裝零錢的抽屜內鎖起來。我怕討嫌,從不進櫃檯,也很少跟他搭話,始終無從得知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只是,茶館的生意實在太差,雖然讓我有很多寫字的時間,但心裡總會不安。畢竟我在這裡打工,整天沒事可幹,難免有白吃飯的憂慮。

不過這似乎也跟我沒有關聯,反正我每天的工作沒有懈怠,只要茶館老闆不扣我的工資,能安安心心混過這一個月,就算萬事大吉。而且,每晚茶館老闆離開後,留我一個人睡在店裡,無拘無束,日子愜意得很。

然而,事情遠不如想像那般。剛到茶館工作的第五天,我發現一件不同尋常的事情。

夜裡,我迷迷糊糊地起床撒尿,經過大堂的時候,覺得有點冷。無意間抬頭一看,發現大堂掛著的鐘不知何時停止不動。

我睜著惺忪睡眼看了看,恰好定格在午夜十一點。

大概,是沒電了吧。我想也不想就轉身走開,明天早上告訴老闆,換個電池就行了。

隔天一早,由於心裡惦記這件事,起床後直奔大堂,想把鐘取下來。一看之下,我愣了愣,指針好端端地走著,根本沒有停下。

奇怪,難道老闆已經換過電池?不可能啊!他住在茶館後院,通常都要八點過後才到店裡,此刻根本不到七點。再說,後門緊閉,壓根兒沒有人進來的痕跡。

我納悶地抬起手,看了看自己的手錶,再一次呆愣住。大堂的鐘指著六點三十分,而我的錶已經七點。

慢了半個小時。

我不以為意,或許昨晚電量不足,後來指針勉強又動,今天看到的時間才會慢了。但我還是把那塊鐘取下來,跑出去買電池安進去,對好時間,然後重新掛上牆壁。

這本是一件小事,我隨後便去打掃,把這事忘在了腦後。哪知我收拾好一切,茶館老闆晃晃悠悠進門的時候,抬頭一看,頓時臉色大變,問:「今天的時間怎麼是準的?」

怪了,難道他家的鐘,時間就應該不準才對嗎?

 

 

第九章   樑上大貓

 

「哦,我早上起來看時間不準,心想應該是沒電,就出去買了電池換上。」

本以為茶館老闆會誇我辦事有效率,萬萬沒想到老闆臉色還是很難看,什麼也沒說,轉身就進了櫃檯。

不知好歹,早知道不幫他買電池了……我心裡不爽快地撇了撇嘴,做事去了。

事隔第二天,我照常時間起床,到大堂準備工作的時候,下意識抬頭看了看牆上的鐘。

又慢了半個小時。

奇怪,明明前一天剛換電池啊!

我正在納悶,茶館老闆竟反常地老早就踏進店裡。他看著我傻愣愣的樣子,說道:「時間又慢了。你把指針調到正確的位置吧。」

我應了一聲,把鐘摘了下來,邊調整指針,邊問:「老闆,鐘走的不準,是不是該換了?」

茶館老闆淡淡地回道:「已經換過了。」

我詫異地瞪圓眼睛,他卻混若無事,晃悠著又走進櫃檯,閉目養神去。

過後,我每天都特別留意,發現原來那塊鐘天天如此,指針必然走慢半小時。不得不說,這件事十分詭異,但當下我沒有想太多,反正是掰著手指算日子,再沒幾天我的暑期打工就要結束。在此之前,我不想招惹是非。

大概是生意越來越不好,茶館老闆的臉色也一天比一天差,老是半死不活的模樣,並開始對我閒下來就看畫寫字很有意見。雖然沒有明講,但怪異的眼神始終追著我。一見我要寫字,他就使勁敲櫃檯,安排雜七雜八的事。哪怕所有工作都已經做好也不行,甚至連吃飯時間也總盯著我。看那樣子,恨不得數著飯粒給我吃。

茶館老闆的態度越來越苛刻,散碎的零活也越來越多。其實根本沒有什麼事,就連客人都沒有,還不斷要我握著拖把擦地。到了後來,他已經變態到燒好的熱水在爐火上超過半小時,就要我把熱水倒掉,重新再燒。

根本就是有病嘛!

他美其名曰是為了茶的口感和品質,口口聲聲強調為了茶客的健康,但我清楚記得,這老傢伙先前連隔夜的水都能重新燒開給客人用,甚至偷偷將茶葉換成次級品。現在他這麼幹,分明在折騰人!

很明顯,快到發錢的日子,就開始找麻煩了。

我安慰自己,這也算正常,老闆嘛,幾乎都是這種心態,看見雇工閒著就不舒服,尤其是生意不好的時候。不然,就是這老頭正值更年期。

我憤恨地在心底咒怨,但臉上沒露出不滿。再堅持七、八天,就到離開的日子,工資結清,這裡的一切都跟我無關。

好,我忍!

當我扳著手指開始倒數計算日子,卻在某天,一個女人抱著孩子踏入茶館,剛坐下,那孩子就哇哇大哭,指著房樑說:「上面趴著一隻大貓……

我詫異地抬頭望去,可樑上分明空空如也,哪來的大貓?

那女人什麼話都沒講,匆匆抱起孩子就離開。我繞著房樑轉了幾圈,仰得脖子都酸了,但房樑上別說大貓,就連隻老鼠都沒有。

小孩能看見鬼魂,我是相信的,可看見大貓是怎麼回事?難不成樑上有一隻貓的鬼魂?大白天的,可能嗎?

我一臉迷惑,愣愣地站在原地……莫非茶館裡有見不得人的東西?

這下我不得不暗中多加留意,但過後的兩天,都沒再發生什麼。茶館仍然生意慘澹,茶館老闆依舊半死不活,整天耷拉著臉,總對我沒好臉色,好像我欠了他八百萬。

明明是你欠我八百塊好不好?我心中暗想。

日子在煎熬中度過,再三天,我就可以離開茶館。回到校園後,即將開始我的高二生活,這裡的一切再也跟我沒有關係。

然而,就在這天,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午後,我趴在桌上打盹,迷迷糊糊中,眼前花了一下,一個黑影不知從哪跳出來,飛速地竄上房樑。

我一下子驚醒,抬頭望向房樑上。令人驚訝的是,方才分明見到黑影跳上去,可這一會兒,卻不見蹤影。

難道是我眼花,或者睡迷糊了?

經過思索,我愈發相信自己沒有看錯,剛剛肯定有東西跳上房樑。於是,我深吸一口氣,再次走到房樑下,集中精神,往上面看去。

起初,依然什麼都沒有看見。後來,在我全神貫注地觀察下,房樑上居然緩緩現出一道模糊的影子。

但,就是一道模糊的影子。

接下來,任憑我如何集中精神,都無法再看清那影子,只隱約感覺是一隻大貓,或者說,是一隻像貓的動物,正趴在房樑上……休息。

果然有問題!

這家茶館真的鬧邪!

會不會是這個原因,才沒有客人上門呢?如果是這樣,我是否該做些什麼?

我回頭看了看坐在櫃檯打瞌睡的茶館老闆,有些舉棋不定,再過三天就要結束打工生活,其實工資入袋就可以走人。但是,若置於不顧,老闆必然遭蒙大難。

說實在的,來茶館快一個月,我每天閒著的時間,比幹活的時間還要多。老闆待人是苛刻了些,但我要是什麼都不做,內心總有點不好意思。或許,我應該做點什麼……

可是,我對此類事件沒有半點經驗,完全不曉得該如何處理。思來想去,我最後向茶館老闆請假,回家去問爺爺。

歷經兩個小時顛簸的車程,又走了半個多小時的山路,我終於回到記憶中山清水秀的家鄉。

爺爺正在屋門前抽旱煙,熟悉的姿勢和動作,我從小銘記在心。就連爺爺一直坐的竹椅,看起來都如此親切。

「爺爺,我回來了!」我咧開嘴笑道。

爺爺見到我,驚喜交加,顫抖著一把抓住我的手,又突然想起了什麼,板著臉斥問:「小兔崽子,我不是讓你三年不許回家,怎麼一年就回來了?難道那三個字你都練好啦?」

我按捺著心中的激動,擠出一副笑臉,「寫好了一個,另外兩個還沒開始寫。您老人家說過,要循序漸進嘛!我打算開學後,開始練習第二個字。」

聞言,爺爺才綻露笑顏,連聲說道:「好好好,一年能熟寫一個字,也算不容易了。快進屋,寫給爺爺看。」

爺爺一下子忘記我三年不許回家的事,高興地拉著我進屋。他什麼都不顧,當先拿出紙筆塞在我的手裡,連連催促我快寫。

我接過紙筆,隨手一揮,筆劃繁複的「鎮」字旋即完成。低頭看了看,頗得意的,這個字寫得蒼勁有力,彷彿有了生命。

爺爺揉了揉眼睛,流露出喜悅的表情,抓起這張紙,盯著看了好久,讚道:「好,很好!想不到我這方法奏效了!單獨練習一個字,確實比同時練習幾個字要快得多。一年一個字,按照這種速度,等你上大學,差不多就可以初窺禁法第一層的門徑了。」

我不由得好奇,問:「爺爺,難道咱們韓家的禁法,靠寫字和看畫就能練成?可寫字能幹什麼啊?」

爺爺哈哈大笑,「傻孩子,這可非尋常之字啊!今天告訴你也無妨,我韓家禁法第一層的施法要訣,就是這幾個字組成。而這幾個字有各自用途,可以說,一個字就是一個咒法。」

「一個字就是一個咒法?」爺爺的話更讓我驚訝了,「那我花了一年時間練習寫的這個字,是什麼樣的咒法?」

爺爺依舊拿著那張紙看不停,很開心地對我解釋,「想必你已經看出這是個『鎮』字,就是鎮壓、鎮服的意思。以後你用這個字,無論妖鬼,見之必鎮服。字的寫法是上古遺留下來,也是我們韓家的秘密,唯有擁有強大的精神才能駕馭。」

我聽得有些迷糊,搞了半天才明白一個字就是一道符咒,不知往後還會有多少字要寫。

「爺爺,其實我今天回來,有別的事想跟您說……」我將這些天在茶館遇到的怪事全盤托出。

聽罷,爺爺認真地想了想,回道:「這件事的確蹊蹺,從你說的情況來看,那家茶館有兩個問題,但也可能只是一個。可你現在提供的線索太少,我也不好判斷……這樣吧,你立即回去,按照我說的去辦……

 

 

第十章   夜半引魂

 

我收下爺爺給的盒子,按照他的吩咐,匆匆返回縣城,又是一路顛簸。當我滿頭大汗地趕回茶館,天色已經將黑。

不出所料,茶館裡沒有客人,茶館老闆獨自坐在櫃檯,百無聊賴地看報紙,手中把玩著那件玉器。見我回來,他沒太大表情,但眼神明顯不善。我衝他打個招呼,抹了把汗,馬上抄起抹布擦桌子,生怕他又找我麻煩。

豈料,他看我幹活,卻站起身,緩緩走過來,不認識我似的看了半天,突然冒一句,「這桌子髒嗎?」

我愣了愣,答道:「不髒……

他一瞪眼,「既然不髒,你幹什麼擦它?燒水去!」

我哭笑不得,說:「老闆,馬上就要打烊,燒水幹嘛?」

「燒完替我送進屋裡,我要喝茶!」

沒辦法之下,我應了一聲,肚子卻咕嚕咕嚕叫起來。茶館老闆斜了我一眼,我尷尬地笑道:「我怕耽誤店裡的事,回來得急,還沒吃飯……

「沒吃飯?」他皺了皺眉,「飯已經沒有了,喝點水吧。」說完,仰起頭,手背在身後走了。

瞧他微微駝背,活脫脫就像吝嗇鬼。呸,我衝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就這副德行,活該沒有客人上門。

我懶得跟他計較,於是跑去裝一壺水,守在旁邊等燒開後,拎著送去給他,誰知他卻把後門鎖上。我就不明白了,把後門鎖上,要怎麼送水過去?得了,估計又是故意折騰我。沒關係,他不喝,我喝。

我找了個杯子,咕嘟咕嘟灌了不少,又從廚房裡抓了兩塊客人剩下的點心,算是填飽弄肚子。此時,天色已經徹底暗黑。看看時間,已經快八點,我便將茶館的鐵捲門降下,窗戶關好,打烊收工。

關最後一扇窗的時候,我猶豫了,這樣把自己關在裡面,待會萬一弄不過那東西,那該怎麼辦?

想了想,我終究還是沒有關這扇窗,悄悄留一道縫隙,好讓自己隨時可以逃出去,算是留一條後路。

接著,我搬來椅子踩上去,取出一張「鎮」字訣,沾了些口水貼在房樑上,死命多按幾下,這才跳下來。看了看周圍,昏暗的茶館中,只有我一個,靜得幾乎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

還有,那怪異的掛鐘滴答響著。

我心裡隱隱發毛。

這還不算完,我又從懷中取出爺爺給的盒子。爺爺說,裡面裝的東西叫「引魂香」,不但能引魂,還能招鬼。下意識嚥了口唾沫,偷眼往周圍打量,昨天那個黑影該不會在暗處盯著我吧?心中暗想,忽然有些後悔,看了看房樑上貼著的字,和手中的引魂香,覺得似乎有點不靠譜。

這玩意能行嗎?

我有些心驚膽顫,但很清楚這是自己的人生第一課,無論怎麼害怕,都要堅持下去。

胡思亂想片刻,我呆坐在桌前熬時間。爺爺說了,這香必須在子時前後點燃,效果最好,可熬到十點多,我再也挺不住。不知怎麼搞的,一陣倦意襲來,眼皮禁不住打架,倘若再不點香,恐怕睡著就耽誤大事。

猶豫半晌,我還是把引魂香點燃,且為避免惹禍上身,只點了一根。爺爺的叮嚀猶然在耳,香點一根是引鬼,要是點三根就成了供奉。

引魂香立在掛鐘下方,奇異的香氣竄透鼻端,我登時來了精神,方才的倦意一掃而空。於是,我假意看了片刻報紙,便趴在桌上假寐,實則暗中觀察屋內的動靜,心臟撲通狂跳,既緊張又興奮。

不知道等一下究竟會發生什麼呢?

其實,爺爺叫我做完這些之後,就把燈關掉,免得那東西不出來。可我現在這樣已經渾身冒涼氣,哪還敢關燈?

就這樣子吧。它要是不出來,這件事註定跟我沒關係;等熬過這兩天,回到學校後,更是徹底與我無關。我看了一眼那個鐘錶,心中暗想。

約莫一刻鐘過去,香頭已經燒掉一段,屋裡卻並沒有任何異常。正當我暗自納悶之際,後門傳來一聲咆哮,差點把我嚇死。

「大半夜的不關燈,找死啊你!難怪這個月電費多了幾十塊!」

原來是茶館老闆在後屋亂吼,嚇得我心臟怦怦亂跳。這一嗓子,簡直比見著惡鬼還嚇人,我只得無奈地應了一聲,趕緊把燈熄滅。

這下屋裡一片漆黑,我縮在角落,緊張地四處張望。忽然間,又覺得自己怎麼這麼膽小,暗暗在心底罵自己:沒出息,家族的傳承還要你發揚,現在連個鬼影都沒看到,怕個屁?

就在我默默自我鼓勵的時候,不知何處傳來輕輕一聲響動,什麼東西翻倒了似的。隨即,一陣涼風從背後掠過……

與此同時,牆上掛鐘發出怪異的鳴響,就停止擺動……

我頭皮一陣麻,急忙抬頭望去,黑暗中隱約有一道黑影嗖地竄上房樑,然後就不見了。

眼下,我的心頭狂跳,此刻胸懷裡猶若跑進去一隻兔子。不,應該是跑進去一隻袋鼠,玩命般撲騰個不停。

我緊張地盯著房樑,隱約可見上面伏著一個身影,看起來有點像貓,體型卻比普通的貓大了許多。

這怪影到底從何而來,我沒有看清,扭頭望向掛鐘,指針已經停止轉動,而此時恰好是子時,深夜十一點整。

多半是這個掛鐘鬧的吧?

我強忍住跳起來的衝動,等待著其他的事情發生。然而,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我窺測的房樑之上,沒有任何事情發生。黑影依舊趴伏在貼好的「鎮」字訣的旁邊,卻一點反應都沒有,宛若那只是一張無關緊要的廢紙。

我不由得傻眼了,撲通亂跳的心漸漸沉落下去。我的親爺啊,門都鎖上了,結果就這樣?

忽然,黑影轉過頭,似乎發現什麼,掃視著屋內。接著,它站起身,直瞪著我的方向,緩緩往前移動,像是要撲下來。

我內心發慌,下意識往後退兩步,雙眼直盯著黑影。它這一站了起來,才曉得那張寫著「鎮」字的紙條在它身前十公分處。原來不是沒作用,而是根本還沒碰到紙條。

往前,再往前……

我的一顆心幾乎提到嗓子眼,身子不斷往後退,心想只要它再往前一步,就可以成功了……

這時候,我不知道撞到什麼東西,腰部有點疼,回頭一看,原來是退到櫃檯旁邊,撞上櫃檯的尖角。我無意間抬起頭,頓時嚇了一跳,櫃檯裡竟然站了一個人影!

但我定睛一看,又否認自己的想法,嚇得踉蹌後退。

不對,這不是人,人不可能長成這副模樣……

 

 

第十一章      腹背受敵

 

黑暗中,那人身材矮小,卻長了顆碩大的腦袋。兩條腿很短,兩隻手卻很長,跟畸形兒似的。披頭散髮,瘦骨嶙峋,眼睛鼓出來,一張大嘴巴,還披著破破爛爛的黑褂子,活像個餓死鬼。

見我發現它,立馬從櫃檯裡跳出來,擋在窗前。身形如煙霧般若隱若現,一雙大手擺來擺去,眼神幽怨地盯著我。

靠,這分明是鬼啊……

這一驚,比看到房樑上的「大貓」還讓我膽顫。從小到大,鬼故事聽了不少,可見到鬼是平生第一次。我死死捂住自己的嘴,才勉強沒有喊叫出來。

這下壞了,前有怪物,後有惡鬼,兩道門也都鎖上,我連想跑都沒地方跑。唯一的逃生出口——窗戶,又被那隻鬼堵上,根本是逼我玩命啊!

就在此時,那隻鬼身形一晃,好像要撲上來。我還來不及反應,旁邊又一聲低吼。只見房樑上的黑影身形一矮,隨即猛地向前撲來。

我不自覺發出驚叫,掉頭就要往旁邊跑。在這緊要關頭,黑影腳下的房樑忽然爆出一團紅光!

黑影霎時身形一滯,被什麼東西束縛住似的,奮力扭動掙扎。同時,真實外貌也終於在紅光中顯現。

我被這一幕驚呆,忘記逃跑,也忘記身後還有惡鬼,吃驚看著紅光中的怪獸。原來它不是大貓,大小似羊,遍體黑毛,雙目晶亮,後生雙尾,額頭正中長著一支獨角,看上去竟和傳說中的麒麟有些相似。

是什麼怪物?我急切地在記憶中搜索先前曾在書本見過的怪獸形象,意外發現自己的腦袋裡如此匱乏。除了看起來像麒麟,完全認不出是什麼東西。

這形似麒麟的怪獸,此刻圓睜雙目,滿面怒意,死瞪著我的方向。它不斷低聲嘶吼,掙扎著想從紅光中脫身,卻被牢牢束縛。而且,它越是掙扎,紅光中隱現的「鎮」字越是清晰。

見狀,我心中暗喜,不起眼的一個字居然有此等威力,是不是意味著以後我就有特殊能力了?

然而,看著怪獸不住掙扎,我卻只能乾瞪眼。因為,我就會一個字,接下來完全不知道該做什麼。眼下就心臟怦怦狂跳,期待著「鎮」能大顯神威,直接鎮服怪獸,是最好不過了。

怪獸在紅光中掙扎片刻,眼看體型漸漸縮小,看似將被鎮服。就在這個時候,身後傳來陣陣怪笑,我才想起來還有隻惡鬼!

見鎮字訣生效,我信心大增,連忙又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條,上面依然是一個「鎮」字。

韓家禁法第一層,破妖破鬼,此時此刻正好派上用場。我掐著那張紙條,如同握著一支寶劍,對著那隻惡鬼劈頭打下去。

我卻低估敵方的能力,鎮字訣都還沒打出去,眼前忽然一花,惡鬼已經探出手爪,怪笑著抓向我。

一股巨力襲來,我脖子一緊,被惡鬼牢牢掐住。紙條非但沒打出去,反而飄飄落地。

原來鬼真的喜歡掐人脖子……

而且,根本不像電影裡演的,掐半天都掐不死一個人,瞬間就快讓人窒息。那股力量根本無法抵抗,我感覺脖子像要被扼斷,靠著僅存意識拼命掙扎,試圖伸手去抓口袋裡的鎮字訣,但已經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