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普天盜墓筆記
關於部落格
橫掃華文世界,盜墓文學巔峰代表作
  • 792418

    累積人氣

  • 12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鬼靈報告》:正宗道教傳人的靈異冒險之旅!(共3集)


正宗道教傳人的靈異冒險之旅!

 
 

鬼靈報告
 
 

之2鎮道之寶

  

 

  

作 者:大力金剛掌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9月22日
定 價:250


 


之1馭鬼之術

  

 

  

作 者:大力金剛掌
出版社:普天
出版日:9月1日
定 價:250


內容簡介

 


命犯邪靈的鍾鬼靈,天生就是個超級倒楣鬼,出生之後時不時就遇上要命的禍事,差點把命丟掉,幸虧道教清微派傳人陸青陽出手相救,才沒一命嗚呼死翹翹。
原來,他的身上竟背著「十世冤煞」和「十世哀煞」兩隻妖怪級的超級怨靈!
為了改變自己的衰運,並且完成師父的遺願,鍾鬼靈與師弟下山後開始替人消災解厄,承接一些匪夷所思的委託,穿梭於各類恐怖詭異的事件中……
扣人心弦的降魔鎮邪之旅,博大精深的清微道術,出生入死的經歷,令人窒息的情節,環環相扣的懸念,全在《鬼靈報告》……

【編輯室推薦】

《鬼靈報告》是超人氣作家大力金剛掌繼《茅山後裔》後的代表性作品,結合道教術法、陰陽風水與靈異驚悚、推理懸疑……等多種元素。情節詭奇,玄妙有趣,書中主角觀風水、畫符籙、施法術、驅鬼邪,引領讀者進入神乎其神、異彩紛呈的道術世界,讀來直教人大呼神奇過癮!




作者簡介

大力金剛掌,道術寫作第一人,師從民間高人,對周易、八卦、堪輿、相術、五行等中國古老道術頗有研究。著有《茅山後裔》與《鬼靈報告》……等書,其中經典代表作《茅山後裔》系列暢銷上百萬冊,連續6年榮獲讀者最期待作品。


扣人心弦的靈異冒險之旅!


兩大「邪靈」附身的鐘鬼靈自從出生便是個大衰咖,「十世冤煞」使他的性命飽受威脅,「十世哀煞」則直接讓他淪為超級倒楣鬼,幸虧道教清微派掌門陸青陽出手相救,才得以平安長大。
為化解徒弟身上的邪靈,陸青陽費了十年時間,整天在道觀中誦經做法,並賣掉師傳的鎮觀寶劍維持生計,臨終前,唯一的遺願就是贖回寶劍。
陸青陽死後,鐘鬼靈和師弟陸孝直二人,為了了卻師傅臨終遺願,不得不設法以道術謀生,接受一些詭異離奇的除鬼任務,替人解禍消災。破除「地眼」的過程中,陸孝直幾乎喪命,卻也讓鐘鬼靈的倒楣人生出現重大轉機。幾經周折,鐘鬼靈在九死一生的歷練中逐漸成長,最後終於贖回青鋒劍,弘揚清微道法。
而在扶危救困的同時,他也發現了道家傳世之寶,以及道門的最大奧秘……

這是一部道教術法與靈異驚悚相結合的精采小說,內容講述既倒楣又幸運的鍾鬼靈師兄弟,以博大精深的清微派道術驅鬼鎮邪的故事。就風格而言,有靈異恐怖、懸疑推理,就內容來說,有風水、道術,以及諸多科學無法解釋的玄異事物。
幽默流暢的文筆讓人忍俊不禁,匪夷所思的故事接連不斷,活靈活現呈現眼前,讓人瞠目結舌,全書一氣呵成,絕對值得一讀再讀。
出生入死的經歷、令人窒息的情節、環環相扣的懸念,《鬼靈報告》將帶領你近距離接觸精深玄妙的道家術法,一場扣人心弦的靈異冒險之旅,即將在你眼前展開!

【讀者誠心推薦】

.大力金剛掌的書值得反覆品讀,《鬼靈報告》延續了他的一貫的風格,故事更加明快緊湊。非常喜歡這種風格,每每被他的幽默的語言逗笑,值得推薦。

.大力金剛掌能把道教故事寫得躍然紙上,和他深厚的功底、淵博的知識有關。讀他的書,是一種思考,是一種學習,這是同類小說無法比擬的。

.這本書延續了《茅山後裔》裡的幽默和詭異,精采的道術、可愛的人物,故事則更加離奇,情節更吸引人,嚴謹的邏輯推理加上神秘的道家秘術,把故事情節一環套一環連結起來,讓人愛不釋手。

.大力金剛掌的故事一般有史有據,不像一些同類小說胡扯,穿插的一些歷史背景使故事讀起來非常真實有趣。另外,故事脈絡清晰,情節緊湊,設下的伏筆能自圓其說,銜接自然。

.大力金剛掌絕對是寫靈異故事裡最下功夫的一個!無論是文筆、故事、道法和人物刻畫……在我眼裡,他寫的小說,絕對屬靈異類第一名。




1

病危通知

 

 

「三千八百八?」鍾鬼靈臉上的青筋與服務員親切的笑容形成了鮮明對比,「不是兩千五嗎?」

「對不起,先生,我們的價籤擺錯了,兩千五的是三二五○,這款要三千八百八。」服務員繼續微笑,好像擺錯價籤這種事算不上什麼大問題。

「哦……好的……」鍾鬼靈抹了把汗,「我再看看……」

「先生,要不要我拿真機給您看一眼?」

「呃……不用了……謝謝你……」鍾鬼靈滿懷留戀地看了一眼櫃檯,挺不情願地走出了手機店。

掏出煙點上,鍾鬼靈無奈地看了看步行街上來來往往的俊男靚女,個個掛iPod拿時髦手機,「媽的,這世界上怎麼這麼多人比我有錢呢?」感歎之餘,忽然感覺嘴裡的煙嘬來嘬去,好像一點味兒都沒有,把煙拿在手裡仔細一看,原來是根斷煙,濾嘴底下裂了一道大口子。

「他媽的,又來了……」

鍾鬼靈的臉上不禁湧出一線憤怒,掏出坦克軋過般褶皺的煙盒看了看,還好,還有一根。仔細觀察了一下,還好沒斷……剛把煙放在嘴裡,掏出打火機一點,只聽刺啦一聲,打火機火石飛了……

「他媽的,有種就給我滾出來!」握著報廢的打火機,鍾鬼靈簡直怒不可遏,大庭廣眾之下竟然開始自言自語大叫起來,「你他媽的到底有完沒有?」

他並不在乎來往人群怪異的目光,繼續左顧右盼四下打量,就好像周圍藏著什麼人一樣。

「小夥子……這個是你扔的?」就在鍾鬼靈大吼大叫的時候,人群裡忽然擠出了一位戴紅箍的老大媽,走到他跟前用手指了指地上的斷煙,「這是步行街,不許亂扔煙頭,罰款!」

「哎?」光顧著嚷嚷了,面對這位突如其來的大媽,鍾鬼靈心裡又是一陣鬱悶,「大娘,今天我沒帶錢,再……見!」

就在老大媽低頭掏發票的時候,鍾鬼靈舌尖一頂上牙膛,憋足了一口氣猛轉身逃跑。等老大媽抬起頭,發現這個年輕人已經狂奔到一百米以外了,速度之快恐怕參加奧運會都能為國爭光了。

一口氣狂奔了足有一公里,鍾鬼靈才在一處速食店的門口停了下來,剛想買瓶冰鎮礦泉水潤潤嗓子,口袋裡那部一天至少得充兩次電的黑白螢幕手機忽然叮叮噹當響了起來。

「喂?請問您是陸孝直先生的家屬嗎?」

「是的……您哪位?」

「這裡是醫科大學總醫院,陸孝直先生現在正在手術,請您務必來一趟!還有,病危通知書需要您簽一下字……」

「病危他怎麼了?」鍾鬼靈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師弟早晨臨出門時還活蹦亂跳的,才半天不到怎麼忽然就病危了?

「是這樣的,他出了交通事故,現在正在搶救,希望您儘快來醫院……」

「哦……好的,我馬上過去,醫藥費大概多少錢?」一提到錢,鍾鬼靈腦袋又大了。他娘的,這年頭幹什麼都要錢,什麼都不幹逛大街照樣有人打電話催命,什麼世道啊!

「搶救押金已經交過了,您來簽字就可以。」

「哦,好的……」

一聽不要錢了,鍾鬼靈長出了一口氣,心裡卻一個勁地納悶,自己那個沒工作的師弟連吃拉麵都得到自己這蹭,怎麼可能忽然冒出一位好心人給他交錢?莫非是交通肇事者?

唉,算了,管他是誰呢,不用交錢就好。掛上電話,鍾鬼靈看了看鐘錶店燈箱上的錶,還好,離公車站不算遠,坐三站公車下車跑快點大概跑一公里就能到,沒必要打車……

 

說到鍾鬼靈這個名字,可能會有人納悶地問,好好的一個人,為什麼要叫這麼詭異的名字?

呵呵,其實鍾鬼靈本名鍾良,鬼靈是他的道號,師父陸青陽說他生來命犯鬼靈,又和傳說中的捉鬼天師鍾馗同姓,便給他取了這麼個道名。

師從陸青陽、皈依清微派,可說是鍾鬼靈人生的巨大轉捩點。拜師之前,鍾鬼靈││也就是鍾良,童年可謂是多災多難,有人說他命苦,有人說他命大。這兩種說法看似矛盾,但若放在鍾鬼靈身上,則正是他拜師以前的人生縮影。

「不幸中的萬幸」這句話在中文多少帶點褒義的色彩,但如果所有的「萬幸」都只在「不幸」中才能發生呢?

 

 

 

2

不幸中的萬幸

 

鍾良出生在一九七八年九月一個不冷不熱的夜晚,「不幸」中摻雜著「萬幸」的童年,自這一刻起開始便拉開了序幕。

說來也奇怪,鍾良出生的當晚,有兩隻野貓一直在鍾家門外打架。從這兩隻貓開始打架的那一刻開始,鍾良的母親就開始肚子疼,不出五分鐘便開始出現分娩的徵兆。因為距離預產期少說還有一個半月,面對這種突發狀況,家裡根本沒有任何準備。

就在救護車瘋狂駛向醫院的路上,鍾良竟然出生了,從肚子疼到降生不過二十分鐘。說奇蹟也好,怪談也好,總而言之,雖說生得突然且外加早產,但整個生產過程還算順利,母子送到醫院後都沒什麼大礙,所有人都覺得這是不幸中的萬幸。鍾良的父親當過兵,思想上受部隊影響比較重,當晚便給孩子起名叫鍾良,意思是希望孩子長大後能夠忠於國家忠於黨,做一個善良的人。

雖然出生當時僥倖死裡逃生,但再往後可就沒那麼幸運了。滿月的時候,一場屢治不退的高燒外加一個半瓶子的實習醫生,又差點要了鍾良的命。碰巧這時候醫科大學的一位老專家來鍾良住院的醫院辦事,為奄奄一息的鍾良做了一些簡單的診斷後,便斷定高燒原因是病毒感染,而並非實習醫生診斷的細菌感染,當即決定將臨床藥物由抗生素換成了干擾素。

算上離奇的早產在內,這是鍾良第二次被「萬幸」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七歲那年,鍾良再次楣運大作。某天,放學回家翻牆頭時,一不小心從牆上摔了下來,當時只是感覺肚子疼,後來疼得實在受不了了,送到醫院一檢查便被診斷為脾臟破裂。

這種內傷別說是當時,就算放在今天,如果不及時手術,死亡率也是百分之百。這時,久違的「萬幸」又給鍾良帶來了救星。在鍾良被確診後轉院的同時,全市唯一一個能做脾臟縫合手術的大夫正好從國外回來,連家都沒來得及回,下了飛機便直奔手術檯。

八歲時,沉寂了一年之久的「不幸」之光似乎又發作了。鍾良跟父母去北戴河旅遊時,膝蓋被水下的礁石劃了一道口子,創面不大,但傷口挺深。當時鍾良的父母都覺得海水能殺菌,並沒注意,只是用衛生紙給孩子擦了擦傷口。

讓鍾家父母沒想到的是,從北戴河回來後,鍾良便開始發高燒,一直燒到了四十度且伴有抽搐症狀。送到醫院後,大夫一眼就看見了鍾良腿上的口子,問明來龍去脈後,劈頭蓋臉就把鍾良的父親罵了一頓,說鍾良的病就是因為父母不負責任造成的,至於病情嘛,毫無懸念││破傷風。

更諷刺的是,按醫生的分析,海水裡含有鹽分,僅在海中受傷並不容易感染破傷風,患病原因很可能是當時擦傷口用的衛生紙上帶有破傷風桿菌。以當時的醫療條件而言,如果沒及時注射破傷風針的話,這種病的死亡率是相當高的,就算能僥倖存活,也難免有些後遺症。而讓全家人外加大夫都感到意外的是,這孩子憑著看似單薄的身子骨,不但頑強活了下來,且沒留下任何後遺症。

如果說前幾次的「不幸」只算是演習的話,十歲時的經歷可算得上是鍾良的第一次實戰了。

一九八八年,鍾良在課間做操時昏倒,經過數次轉院後被確診為白血病。這個消息對於鍾良的家庭而言,打擊自然是毀滅性的。住院期間,鍾良每天的醫藥費高達數百元,鍾良母親單位的效益不好,每月僅能領取工資額的四十%,當時廠裡還一個勁地盤算賣廠房賣設備,公費醫療就不要想了。至於父親的單位效益雖說還算可以,但按規定,職工子女的醫藥費只能報銷一半。對於如此高額的醫藥費,即使僅花一半的錢,也足夠全家人喝一壺的,家裡十幾年的存款僅僅一個月不到便被花了個精光。

俗話說風水輪流轉,然而在鍾良身上,輪流轉的似乎只有「不幸」與「萬幸」這兩個詞,患上絕症既然是「不幸」在先,那麼之後也便該輪到「萬幸」上場了。就在全家人幾近絕望的時候,好消息又來了,鍾良的父親鍾海辰的骨髓配型與鍾良吻合,可以進行骨髓移植。

十萬分之一的巧合啊!又是不幸中的萬幸!

這個消息無疑給絕望中的鍾海辰打了一針興奮劑,計劃好親戚朋友的借錢「指標」後,鍾海辰開始四處借錢籌集手術費。

上世紀八○年代末的工資,基本上都還是以百元為單位計算的,借錢這種事也只能用「聚沙成塔」的精神四處拼湊,一萬塊不嫌多,一百塊不嫌少。經過了近半個月求爺爺告奶奶之後,鍾海辰總算籌齊了手術費,拿著從一位老戰友家借來的三千塊錢,如釋重負的感覺讓這位疲憊的父親瞬間渾身發軟。

兒子還在醫院做化療,但此刻的他卻再也沒有精力去醫院熬夜了。眼下鍾海辰最想的,便是回家洗個澡睡個覺,等明天精神抖擻地去醫院接受「骨穿刺(當時抽取骨髓的唯一方式)」。

騎車回到家門口,鍾海辰不禁一愣。只見一位破衣爛衫的老人斜著靠在門外一動不動,看髮髻與鬍子好像是個老道,用手試了試鼻子,還有氣,只是昏過去了。當時報紙上時常報導一些假和尚、假道士上門騙錢的新聞,但善良的鍾海辰並沒有放任老道凍在門外,將他拖進屋後,讓他靠在暖氣旁邊,並為他泡了一碗速食麵。

聞到速食麵的香味後,老道漸漸睜開了眼睛,千恩萬謝之後一頓狼吞虎嚥便吃光了速食麵。鍾海辰看這位老道好像餓壞了,便又把準備自己吃的麵讓給了他。

攀談中,鍾海辰得知,這個老道姓陸,道號青陽子,老家在山東,是道教清微派的傳人,因為祖庭沒落,現在整個道觀就自己和一個小徒弟。這次帶著徒弟下山是因為聽說大城市的人有錢,便想來賣一點丹藥,給人扎扎針賺點生活費。可惜,大城市的人固然經濟寬裕,卻不像道觀周邊那些山裡人一樣什麼都信,加上自己一不會騙人,二不懂吹牛,根本沒人信,最後不但錢沒賺到,反而連回去的路費都沒有了。

本來,這位老道長只是想挨家挨戶敲門要點吃的,順便帶一點回去給徒弟,誰知敲了十幾家的門都沒人理,因為已經一天多沒吃飯了,加上天氣冷,最後昏倒在鍾家門前。

當鍾海辰得知這個陸老道的小徒弟還留在不遠處的供熱管線旁邊,等著師父回去送吃的時,心裡泛起了一陣心酸。正所謂同病相憐,在他看來,陸老道這個比自己兒子還小的徒弟,似乎更命苦。自己的孩子至少還能上學,得了病還能想辦法治,而這位陸老道的小徒弟,卻只能在大冬天夜裡盼望師父帶點吃的回去,萬一也得了和兒子一樣的病,豈不是只能等死?

想到這裡,鍾海辰便帶上陸老道,去把小徒弟也接回家。軍人出身的鍾海辰,本就熱心助人,此刻碰上這種事,怎麼忍心在三九天的大半夜讓一個老人和孩子凍在外邊?

見了這個所謂的小徒弟,鍾海辰著實嚇了一跳,倘若在晚上冷不防看見這麼個人,一般人還真得嚇出毛病。只見這個小徒弟比兒子略為矮一點,蓬頭垢面的,左邊臉上有一塊巴掌大的暗紫色胎記,面積占了整張臉的三分之一,比《水滸》裡的青面獸楊志還誇張。

按陸老道的說法,這孩子是自己八年前在長途汽車站撿的,臉上的胎記很可能就是父母將他拋棄的原因。這塊大得出奇的胎記在一般人看來很醜,但道門之中卻稱之為「紫瑞祥雲」,也就是說這孩子有紫氣護體,天生就是修道學法的料。

陸老道雖然說得很認真,但鍾海辰卻全當作笑話聽,心說你們師徒倆連飯都吃不上了,還紫氣護體呢,先護住了胃口再說吧……

當歷史車輪運轉到上世紀八○年代末時,夜不閉戶的時光已一去不返了,能碰到像鍾海辰這樣的好心人,陸老道自然感動得不知如何是好。作為一個出家人,他唯一能祝福鍾海辰的便是類似於「好人一生平安」或「功德無量」之類的話。

一聽陸老道如此祝福自己,鍾海辰不禁一個勁地搖頭歎氣。陸老道見狀忙問原因,鍾海辰便把兒子身患絕症的事向陸老道講述了一遍。陸老道聽罷,詢問過鍾良的出生時間後,先是皺著眉頭若有所思了一陣,而後忽然呵呵笑了起來。

這一笑可把鍾海辰笑迷糊了……

 

 

 

3

料事如神

 

按陸老道的說法,鍾良命犯「十世冤煞」。所謂「十世冤煞」,就是十世冤屈的惡鬼所化之煞,鍾良之所以屢次大難臨頭,全是這個「十世冤煞」的傑作,目的只有一個,便是置他於死地,只有這樣它才能化解怨氣投胎轉世。

聽陸老道這麼一說,鍾海辰差點氣吐血,心說你個老不死的,我好心把你從外邊救進來,你怎麼這麼咒我兒子?

不過,生氣歸生氣,鍾海辰倒想聽聽這個陸老道還有什麼花樣,如果真是騙錢的,肯定有露出尾巴的時候,到那時候老子就把你轟出去,只是可憐這個小徒弟,跟了這麼個騙子師父,算倒了楣……

讓鍾海辰想不到的是,老道的話越說越準,甚至連當年孩子出生時有貓打架的事都知道,還說除了「十世冤煞」之外,鍾良的生辰八字還犯了一個叫「十世哀煞」的東西。

按陸老道的解釋,所謂十世哀煞,就是十世下人任由主子使喚捉弄的怨氣所化之物,目的和「十世冤煞」正好相反,被「十世哀煞」沖身之人往往會接二連三的走楣運,但肯定不會危及性命。作為「十世哀煞」,必須在犯煞之人壽終之前將自身怨氣以近似「惡作劇」的方式發洩乾淨才可投胎轉世,如果怨氣發洩完之前,犯煞之人先走一步,那麼它就必須再等十世,所以這「十世哀煞」往往會千方百計延長犯煞之人的壽命。

說到兩隻野貓打架,陸老道不禁一笑,說那是兩種東西在奪這個身子,結果勢均力敵,所以此刻的鍾良身上那兩種東西應該都在。之所以發生一系列不幸,基本上都是「十世冤煞」的傑作,而之後那些突如其來的救星,恐怕都是「十世哀煞」招來的。

聽到這,鍾海辰將信將疑。信吧,這些什麼十世冤煞哀煞的,聽起來簡直跟胡說八道沒區別;不信吧,這陸老道說得頭頭是道,孩子這些年遭了哪些禍,救星都從哪來,說得一點也沒錯。例如,脾臟破裂的那次,陸老道說救星從天上來,可不是嘛,人家大夫下了飛機就直奔手術室啊……

猶豫之際,鍾海辰便想問問孩子這次得絕症的救星要從哪來。骨髓移植,救星就是自己啊,這陸老道要是說不出來,恐怕就得出門受凍了。

聽完鍾海辰的問題,陸老道微笑著指了指自己,揚言救星就是他。鍾海辰聽罷差點噴血,想笑又不好意思。你是救星?有本事,明天抽骨髓你去啊!

鍾海辰被這個可愛的老道氣樂了,並沒有真的轟陸老道出門,留他們師徒在家睡了一宿。

陸老道的話,鍾海辰把它當玩笑聽,但陸老道自己可十分認真。第二天一早,陸老道便向鍾海辰要一百塊錢的往返路費,說要回道觀取東西再回來救孩子,以報答鍾海辰的收留之恩。

一百塊錢啊,鍾海辰一聽火氣就上來了,心說還真是個騙錢的,自己在單位食堂吃飯,兩個月的伙食費都用不了一百塊錢,這老不死的還真好意思開口。

見鍾海辰不信,陸老道也沒強求,寫了個小紙條遞給鍾海辰,說自己和徒弟就在家門口等著,什麼時候信了,什麼時候回來就行。

鍾海辰看了一眼紙條,只見上面寫了四句話:

見兒先見妻,

見妻先見淚。

見淚奈何如,

父子淚中窺。

這下把鍾海辰氣壞了,心說這個陸老道真夠惡毒,為了一百塊錢竟出如此毒咒,老子今天就留在醫院過夜,你要等就等著凍死吧!想罷,鍾海辰氣呼呼地把紙條扔在地上,騎車便去了醫院。

懷揣著救命錢,鍾海辰滿懷希望,好幾公里的路程感覺沒蹬幾下就到了。然而懷著滿腔希望,等待他的卻是妻子的淚眼與大夫的沉默││鍾良的化療效果很不理想,身體產生了抗藥性,就目前情況而言,暫時不能進行骨髓移植!

當鍾海辰問及何時能夠進行骨髓移植以及成功率時,得到的答覆卻是:孩子太小,身體素質又差,此時又產生了抗藥性,貿然加大劑量,可能隨時會有生命危險且很難搶救,但以現有劑量要達到手術條件的可能性幾乎是零。

無菌室的窗戶前,鍾海辰看著孩子化療時的痛苦表情,真恨不得和孩子交換,哪怕把癌細胞都轉移到自己身上,只要能救兒子的命,就算自己死了也行啊!就在這時候,無菌室裡的鍾良也看見了外面的父親,眼淚刷地一下便湧了出來,雖然聽不見聲音,但從口形卻不難看出來,孩子在說:「爸爸,我難受……」

見兒子這麼一說,鍾海辰只感覺鼻頭一酸,眼淚在眼眶子裡轉了好幾個圈,對孩子象徵性地攥了攥拳頭微笑了一下後,便離開了無菌室的窗戶。他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況且讓兒子看見自己哭的話,恐怕不利於樹立兒子的治療信心……

找了個沒人的地方,鍾海辰終於忍不住了,兩行眼淚刷地一下便滑了下來。

「不能哭……我不能哭……如果連我都放棄了,那孩子怎辦?」用手抹了一下眼睛,鍾海辰咬著牙硬是把眼淚憋了回去。

找了塊乾淨地方後,鍾海辰想抽根煙想想下一步怎麼走,如果近期不能做手術的話,這一天幾百塊的醫藥費還得繼續,錢還得接著借啊……

手伸進兜裡摸煙之時,鍾海辰發現兜裡除了煙盒之外,還有一團紙。拿出來打開一看,只見上面寫了一行字,看字跡應該也是那個陸老道寫的:虔誠方可度,淚盡自然知。

看完這張紙後,鍾海辰不由得渾身一震,心想莫非這是陸老道為了騙錢偷偷塞進自己口袋的?可轉念一想,從自己來醫院到現在,一切經歷和陸老道那個紙條上寫的一模一樣啊,莫非陸老道真的料事如神?

 

 

 

4

蓋屍布

 

雖說將信將疑,但此時此刻的鍾海辰已經沒得選擇了,不就是一百塊錢嗎?幾千塊錢的醫藥費都砸進去了,孩子的病情非但沒見好轉,反倒產生抗藥性,這錢跟打水漂沒什麼區別,既然事已至此,又何必在乎再多花一百呢?

想到這,鍾海辰也顧不得抽煙了,抬起屁股直奔存車處……

說來也奇怪,剛才去醫院的時候,外面並沒颳風,騎車回家找陸老道時卻趕上狂風大作,有一段路鍾海辰竟不得不下車推著走。不過,颳風歸颳風,鍾海辰救兒子的信念卻絲毫沒減,頂著狂風好不容易騎到家門口的時候,發現陸老道還真和小徒弟坐在門口。

向陸老道道了半天歉後,鍾海辰從兜裡摸出四五張一百塊錢的票子,讓陸老道快去快回,實在不行就坐計程車。陸老道卻一把推回鍾海辰的錢,只從中間取了一張,說自己徒弟小,坐火車買半票就行,而自己的道觀在山裡,根本沒什麼計程車,往返路費一百塊足矣。

直到此刻,鍾海辰才開始真正相信陸老道要錢的動機,倘若真是騙錢的,哪有多給錢還不要的?

千恩萬謝以後,鍾海辰乾脆騎車把陸老道和小徒弟送到火車站。上車前,鍾海辰一個勁形容自己孩子有多痛苦,希望陸老道能早點回來。陸老道聽聞一笑,直說:「孩子究竟有多痛苦,我這個外人比你這個當爹的更清楚,什麼時候回來,我心裡有數。」

當晚,看著緩緩遠去的火車,鍾海辰心裡終於燃起了一絲希望。人都是如此,在絕望的頂端,哪怕明明知道稻草救不了命,還是要拼命去抓一下試試。

一天、兩天、三天……直到第十天,鍾海辰終於有點沉不住氣了,一個勁後悔當初為什麼沒問明白陸老道那個道觀究竟在哪,孩子一天比一天瘦,陸老道再不回來可就真完了。

就在這天晚上,正當鍾海辰沒精打采騎車回到家門口時,發現陸老道正跟小徒弟站在家門口東張西望。看見這位神仙終於回來了,鍾海辰的疲累一下子沒了,簡直像見了親爹一樣,下車便握住陸老道的手。

把陸老道讓進屋後,鍾海辰本想再吐點血請陸老道到飯館吃一頓,卻被陸老道一口回絕了。只見陸老道從破布兜子裡零七八碎拿出了一大堆東西,而後又從道袍裡解下一把二尺多長的鐵劍,從劍柄的成色看,應該是有年頭了。

正當鍾海辰端詳鐵劍的時候,陸老道忽然遞給鍾海辰一個木頭盒子和一張黃紙。打開盒子,只見盒內有一團黑乎乎的藥膏狀東西,但比藥膏要稀一點,至於紙上,則歪歪扭扭畫了一個人形圖案,並不逼真,但畫得卻很細,有鼻子有眼的。

拿著這兩樣東西,鍾海辰一個勁問陸老道要如何救兒子,怎麼個救法,什麼時候去救。陸老道聽了一笑,說自己要留在家裡做法,且家中不能有女人,鍾海辰則必須去醫院救兒子。

陸老道這麼一說,鍾海辰又開始猶豫了,心說家裡不能有女人,救兒子又要自己去,這不是擺明了家裡不能留任何人嗎?萬一偷東西怎辦?

發現鍾海辰猶豫,陸老道不禁一陣歎氣,搖了搖頭便開始收拾東西要走。鍾海辰一看不禁虛了,畢竟是救命稻草啊,這次放手可就不知道還有沒有下次了,跟陸老道前言不搭後語地解釋了一通以後,陸老道總算把東西又拿出來了。

一陣忙活之後,陸老道在鍾良睡覺的床外插了一圈的香,最後交代鍾海辰要照著黃紙上的圖案,用手指頭蘸著木盒子裡的東西,在孩子的病房窗戶畫一個一模一樣的。他並一再強調一筆都不能少,十分鐘之內絕對不能擦,就算豁出性命也要畫完保住,否則孩子可就真完了……

拿著木頭盒子和黃紙,鍾海辰一路狂飆騎車到了醫院。此刻鍾良剛做完化療,看見父親來了挺高興,但鍾海辰可沒心思跟兒子多說安慰、鼓勵的話,直接掀開盒子,開始用手指頭蘸著黑色藥膏,在窗戶玻璃上畫起了小人。

起初,鍾良還以為父親在逗自己開心,一個勁傻笑,但笑著笑著臉色就變了,哇的一聲便嚎了起來,接著用被子蒙住腦袋。

見兒子如此舉動,鍾海辰不由得一愣,下意識一回頭,原來一個女護士正站在自己身後,兩隻眼睛像狼一樣閃閃發亮,臉色黑青黑青的。雖說這護士眉眼還算漂亮,但兩眼的凶光與黑青的臉色,著實讓鍾海辰打了個冷顫。

「你在幹什麼?」護士的言語之間沒有一絲感情,就像是現在的電子語音報時一樣,字與字之間彷彿是拼起來的。

「我……我逗孩子高興高興……」儘管心裡有點發虛,但鍾海辰並沒在乎,用身體擋住已經畫好的小人。

這年頭長成什麼樣的人沒有啊,陸老道那個「青面獸」徒弟還是什麼什麼護體呢,這護士眼神怪點有什麼好怕的?

就在這時候,只見這護士的手裡卻不知從哪裡多出塊白布,伸手便要擦玻璃上的小人。幸虧鍾海辰反應快,身子一歪擋住了護士。這一擋也讓鍾海辰心裡一驚,自己可是軍人出身,每天跑五公里的體格,而剛剛卻差點被這個護士撞趴下。怪不得陸老道要交代豁出性命也要把這個圖護住,莫非這護士是什麼十世妖怪派來殺兒子的?

一看鍾海辰擋住自己,女護士立即伸手掐住鍾海辰的脖子。女護士力氣大,但鍾海辰也不是吃素的,右手一較力便掰開護士的手,同時扯著嗓子開始大呼救命。

鍾海辰這一喊,值班室裡立即出來了兩名大夫與一個護士。說來也怪,這一來人,眼前的護士忽然白眼一翻,渾身直哆嗦,不出五秒鐘,眼力的凶光和臉上的黑青都沒了。

發現自己的手被鍾海辰攥著,護士也開始喊救命。這時,值班的大夫和護士都跑到二人跟前,一看眼前的情景不禁傻了。一個男的攥著一個女的的手,這明明是耍流氓啊,怎麼他還喊救命呢?

就在這時候,手被攥著的護士冷不防抽出自己的手,照著鍾海辰的臉就是一巴掌,雙手捂著臉哭著就跑了。看見這情景,兩個大夫一擁而上按住了鍾海辰。另外一個女護士看著無菌室窗戶上的小人,感到奇怪,厲聲問鍾海辰到底想幹嘛,同時伸手便擦。

一看護士要擦小人,鍾海辰也不知道哪來的力勁,大吼一聲甩開兩位年輕醫生,一伸手便把護士拽了一個趔斜。兩位醫生見狀,以為鍾海辰要打人,擄胳膊挽袖子就要動手,結果被鍾海辰一拳一個全部打翻在地,其中一個竟然當場昏了過去,護士見狀也驚叫著跑了……

掐著錶,鍾海辰直冒冷汗,十分鐘啊!拼了命也要堅持十分鐘!這時,有一個被打翻的大夫想爬起來,結果被他狠狠瞪了一眼後又乖乖趴下。

一秒,兩秒,三秒……就在八分鐘的時候,只見樓道裡一陣喧嘩,原來是護士帶著保衛科的人來了。

為了不讓人注意到窗戶上的小人,鍾海辰開始假惺惺低頭要把地上趴著的大夫扶起來。兩個保衛科的一看鍾海辰低頭,以為他又要打人,大吼一聲「住手」便上前按住了鍾海辰。

此時此刻,鍾海辰的腦袋裡只有一個想法:拖延時間!只要那個醜八怪護士不上前,保衛科的人應該注意不到窗戶上畫的小人!想罷,鍾海辰開始拼命掙扎,看見這陣勢,護士嚇得還真就沒敢上前。

看著鍾海辰被押走的背影,護士膽顫心驚地扶起了地上的大夫。

「他媽的,這個瘋子……」大夫邊罵,邊從地上撿起一塊手絹大小的白布,擦嘴角的血。

「你拿的那個……」女護士指著大夫手裡的白布,嚇得渾身哆嗦。

「怎麼了?」大夫下意識看了看手裡的白布,一股胃酸頓時湧到了嗓子眼,這哪裡是什麼手絹啊,明明是從太平間蓋死屍的布上扯下來的……

 

 

 

5

冤煞爆發

 

保衛科裡,鍾海辰一個勁賠罪說好話,說自己是因為兒子的病情惡化才控制不住情緒。保衛科的同志本來想報警,得知他的兒子身患絕症之後,考慮到他要是進了公安局,孩子可就沒人照顧了,只是把他教育一宿便放了出來。

剛出保衛科,鍾海辰的妻子便滿面春風迎了上來,說孩子今天早上化驗,發現近幾天的化療結果居然很理想,再過兩天就可以安排手術了,所有大夫都說是奇蹟。又說昨天晚上畫在窗戶上的小人無論如何也擦不去,酒精、汽油都試過了,就是擦不掉,好像顏色已經滲入玻璃裡了,所以醫院要求鍾家賠償。

聽到這個消息,鍾海辰長出了一口氣,高興之餘,腦袋裡一陣納悶。那個木頭盒子裡裝的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沾在手指上一擦就掉,卻能滲進玻璃?那可是玻璃啊!硫酸都滲不進去的。

回到家後,鍾海辰發現陸老道和小徒弟正在地上呼呼大睡,身子底下僅鋪了幾張報紙。這一幕讓鍾海辰的心裡百感交集,好人啊!為什麼好人都這麼倒楣?

來到兒子的床鋪前,鍾海辰發現床單上有一圈黑印,大概像個人形,也不知道這陸老道昨天晚上到底施了什麼法。

就在鍾海辰準備拿兩床被子給陸老道師徒蓋上的時候,陸老道忽然醒了,笑呵呵地問鍾海辰結果怎麼樣。

鍾海辰當然是千恩萬謝,甚至直接從孩子的手術費裡摸了一部分錢出來想送給陸老道,卻被陸老道一口回絕了。當鍾海辰問陸老道想要什麼時,陸老道的回答卻讓鍾海辰差點暈倒。

抽著鍾海辰遞過來的煙,陸老道很鄭重地提出要收鍾良為徒,跟著自己上山修練。按陸老道的說法,「十世冤煞」三番兩次想置孩子於死地,但卻沒一次能成功,它每失敗一次,怨氣就會增加一點,昨晚施法僅是將其請回家待一宿,好讓那個保命的「十世哀煞」有機會救孩子。「十世冤煞」身上的怨氣積攢了十輩子,是不可能在一朝一夕間除掉的。

至於那個保命的「十世哀煞」,專長是讓人走楣運,每次性命之危雖說不是它弄的,但也算楣運,孩子每走一次楣運,它的怨氣就會化解一點。一個增加,一個化解,照這樣下去,「十世冤煞」在孩子身上很快便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